把枯燥燃成花火的人
2020/7/7 8:13:21      閱讀74次

    

有一個人,看著挺普通的,叫曾欽龍。


尋常家庭,按部就班讀到大學,不算天資聰慧,不是出類拔萃。32歲,穿白T恤,戴眼鏡,內向,話少。就是你能想像到的理工男,沒什么特殊光環那種。以下是他的履歷。


2010 年   任泰普生物科學(中國)有限公司研發部核心研發技術員 ,參與丙型肝炎(HCV)基因分型熒光定量PCR診斷試劑盒的研發及報證、梅毒螺旋體免疫化學發光診斷試劑盒的研發工作;

2012 年   任深圳華大基因高通量測序組組長,負責華大醫學NIPT、PGD/PGS、單基因病等項目的高通量測序技術與管理工作;

2014 年   任歐洲華大基因(丹麥哥本哈根)高通量測序組負責人 ,負責歐洲華大基因與荷蘭奈梅亨大學醫學檢驗中心的全外顯子組合作項目及哥本哈根大學糖尿病科研合作項目的高通量測序技術與管理工作;負責實驗室(高通量測序技術方向)ISO15189 質量認證工作;

2015 年   任深圳羅湖醫院集團精準醫學研究院實驗室負責人,負責精準醫學研究院實驗室的籌建及環腫瘤細胞(CTC)檢測項目及生物樣本庫的管理工作;

2016 年 06 月至今任江門市婦幼保健院醫學遺傳中心實驗室??疲▽W科)帶頭人,搭建分子技術平臺;負責實驗室 NIPT 及 CNVseq 項目的技術及管理工作。作為第一負責人或主要參與人申報并獲批5 項江門市科技局科研項目;作為第一或第二發明人申請5 項國家技術發明專利,其中 2 項已獲批。


也許這篇文章該命名為“一個普通人如何獲得了不普通的成就”。曾欽龍身上有種反差,但在全世界的大多數實驗室里,這種反差可能比比皆是。如果人可以被分類,這些實驗室里的“普通人”肯定貼著一樣的標簽:敏感,不服輸,善于思考,追求極致。是這些特質使他們變得不普通,成為可以被仰望的那群人。
 
曾欽龍在高中時聽說了一句話,“21世紀是生命科學的世紀”,覺得很美好。他從小想當科學家,這回找到了方向??蒲泄ぷ骱徒逃ㄔO對國家發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準入門檻高,輸出成果難,多年寒窗的前期投入,職業生涯中漫長的攀登過程,是這個選擇必須面臨的現實困境。每一項科學研究都像布滿鋒利棱角、張牙舞爪的巨獸,想要把它制服,其中艱辛,可與愚公移山相較。
 
這些,他都知道,但是他愿意成為一個把枯燥燃成花火的人,他不怕。


讀大三的時候,曾欽龍跟著一個博士生學習,他第一次遇到對做實驗這么執著的人,夜以繼日,不分白晝。在專業人士眼中,這些被不斷重復的基因篩選實驗其實不算太有技術含量,但師兄覺得,只要堅持做下去,每一次都會有新的發現,都可能更接近最終探求的答案。第一份工作,組長是一個工作狂,每天工作到晚上十點半,還會大半夜睡著覺突然坐起來想問題,想到了自己樂呵,想不到就坐到天亮。再后來跟隨一位前輩工作,他已是擁有國際聲望的人物,但照樣全年無休,爭分奪秒地做科研。有一次,在連續幾周的高強度實驗后,曾欽龍下樓梯不小心摔傷了腿,當下已經無法行走。前輩叮囑他一定要好好休息,然后,在第二天早上的八點打電話讓他回去加班?!八耆珱]有想別的,只是覺得應該休息夠了,該回去繼續工作了”。
 
這些天天住在實驗室里的人,這些把科研當成生活全部的人,在某種意義上,展示著人類如何走向極致。在一個個毫無章序,看似不可能的挑戰面前,拿出十足勇氣,以無比虔誠之心,毫無保留地調動大腦中所有能量,極其精準地攻克難關。
 
曾欽龍的“不怕”里,也許是這些埋頭苦干的“愚公”在輸送勇氣。
 
有種觀點認為,推動這個世界前進的有兩種重要角色:科學家和藝術家。依靠他們不停地反思,不停地追問,不停地探索,這個世界才能不斷向前走。聽上去何其壯麗,但要成為這兩者之一,恐怕連最聰明的人也必須承認并非易事。
 
曾欽龍在向著這個目標努力。從實驗室來醫院工作以后,他認為自己研究的方向有了更明確的指向性:充分利用、發揮好遺傳和檢驗等醫技科室的輔助力量,幫助臨床診療擁有更好的發展。他始終認為治好一個病人比發表一篇SCI文章更有意義,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普通流感。


一個醫院要發展,就必須擁有自己核心的、高水平的技術。他總結出能做好科研的基礎品質,“堅持不懈、精益求精,能觀察到別人觀察不到的問題,對解決不了的問題懂得查閱中英文文獻尋找解決辦法”,因此,“如果一個醫院有五分之一的醫生都具備這種品質,那么臨床肯定不會差,醫院的整體水平肯定能提升很大一個檔次?!?/span>
 

阿里巴巴集團曾在一封公開信里說,科技的真正力量,在于用科技成就更多人。曾欽龍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以前醫生在判斷腫瘤情況的時候需要進行有創穿刺,一是會對病人造成傷害,二來因為穿刺只能取得組織的一小部分,而腫瘤的異質性非常強,存在突變,很容易會因為檢測結果的不全面造成誤診。但如果利用高通量測序,依靠腫瘤代謝會進入血液循環的原理,病人只需要抽一管血,就能直觀地反應整體情況,既大大減輕病人痛苦,又能得到準確的結果。


因此,精準醫學是“一種考慮人群基因、環境和生活方式、個體差異的促進健康和治療疾病的新興方法”,值得為之努力。
 
經常有同行夸贊曾欽龍“技術很好”??蒲行袠I信息的更新換代日新月異,但不管多新的技術,又或是從沒接觸過的領域,只要給他兩三天時間,再讓他問上一兩個關鍵的問題,基本上就能掌握,這是一種厚積薄發的能力。但曾欽龍覺得不夠,他希望用一輩子的時間把技術做到極致。


所以科研工作有樂趣嗎?有,但更多的時候是痛苦。失敗的痛苦,把一切推倒重來的痛苦,面對寂靜荒蕪獨自行走的痛苦。這種情緒波動讓人覺得非常真實,因為能力再強的人也往往會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被擊垮,但實驗室里藏著他想要征服的山峰,他只會繼續往前走。
 
在產前遺傳分子診斷進修的報告里,曾欽龍寫了一些感想。他覺得產前診斷工作的意義極其重大,往往決定了一個小生命的去留,對一個家庭有著深遠影響?!耙虼嗽谖覀兊漠a前診斷工作中,我們不僅要認真、細致地做好檢測工作,并且要積極查閱文獻,閱讀該領域的最新進展,努力提高自身的技術水平,以更加自如的運用各種分子技術平臺為孕產婦提供最好最優的檢測服務?!?/span>

這就是從見自己到見眾生。有人俯首甘為孺子牛,有人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有人運用所學造福世人。以痛苦換來群體往前發展的動力,是真正的了不起。
 
夜里,地上不知被誰潑了一灘水。有人遠遠繞開怕濕了鞋,有人經過不小心踢起水里的石子碎屑,還有人蹲在水旁一整晚,用力觀察和思考,在這倒影里,看到了從星光璀璨至曉日初升的整個世界。

采訪、撰稿:佩佩
整理、編輯:宋潔
責審、策劃:陳永梅


免费AV亚洲国产在线_偷窥 亚洲 色 国产 日韩_超清厕所偷窥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