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走出國門,卻始終守住生門
2020/7/2 8:29:14      閱讀70次











她曾走出國門,卻始終守住生門

寫黎箐很難。

 一方面,她太熟悉。作為產科主任,她是很多準媽媽心里的王牌之一,說得上家喻戶曉。她的專家號總是提前幾周就被約滿,出門診的時候,求醫者滿滿當當,里三層外三層,甚是壯觀。

 另一方面,她太妥當。江門市婦幼保健院每年為一萬多名孕產婦提供醫療保健服務,每年有近一萬個嬰兒在這里平安降生。黎箐深耕已久,年月累積的技術與經驗成為千金難買的護身符,足以使她四平八穩,臨風云而不驚。

 這個醫生,一切都近乎圓滿,但站在山峰上的人,要守住初心和羽翼,更難,也愈發不敢有一絲懈怠。

黎箐記得1996年剛來時的保健院,只有一棵樹,六層樓,人很少很少,全院上下連著搞衛生的阿姨都很熟悉。她在那里度過了埋頭奮斗的歲月,也見證了醫院一步一腳印的發展歷程。如今走在新院寬敞明亮的大堂里,有時會突然感慨,24年過去了。

她沒有虛度時光?!袄鬯览刍顙D產科”的說法在醫學界流傳甚廣,她仍堅信這是整個醫院最幸福的地方,像朝陽一樣,期盼新生,有無限希望。當小小幼苗兀自萌發,努力地想要沖破土壤時,她等候,伸手,把他們帶到人間。再后來,這些親手抱出來的孩子都長大成人了,鮮活有力,鵬程萬里,沒有比這更令人幸福的事。

她也是守在門邊的人,這是天下女性都要用盡全力跨越的生門,往前一步是生,拼不過去是死。產科是不確定因素最多的科室,危機四伏,瞬息萬變。再高明的醫生也無法完全預測準確,看似風平浪靜的分娩過程,下一秒

會發生什么意外??萍疾鞯慕裉?,仍有很多女性為了生育,為了成為一個母親,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代價。

黎箐總是反反復復地勸說一些準媽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無論何時,一定要愛惜自己的生命,志在必得與錦上添花,要問清內心,才能作出最好抉擇。世事總難全,因此黎箐要把所學所做發揮到極致,在門前全力助她們一把,盡力延續一個家庭的幸福。

產科醫生的任務其實從孕前已經開始。瓜熟蒂落的觀念根深蒂固,很多人不理解這種細致,“不就生個孩子么?”還真不是——把優生優育從口號變成現實,在計劃備孕伊始,到生產后第42天,在跨度以為單位的計算法則里,每一個環節都是重中之重。人體很復雜,懷孕很復雜,營養補充,體重控制,基因檢測,疾病預防,風險評估...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每一個步驟,都有產科醫生在身邊守候。這段航程未必大風大浪,但險灘暗礁總是無處不在,是她們默默掌舵,駛過多少急流涌動。

她見證了很多生命的奇跡。有胎盤早剝的孕婦被送過來,胎心只剩三四十,是瀕死狀態了,但這個媽媽異常堅強,她要拼一把,在完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進行緊急剖腹產。黎箐記得,當利刃劃過層層皮膚,看似柔弱的小姑娘在整個過程里一聲沒吭,眼里全是堅毅。母性的偉大在那一刻已無法用言語表達,而出生時重度窒息、評分為零的小家伙似乎也受到了鼓舞,在不自知的情況下與命運頑強斗爭,最后真的打贏了這場戰,從此健康成長。在產科里,母親和孩子變成世上聯系最緊密的詞,是生死之交,是溫暖的緣分。

黎箐覺得在這個科室里工作,一定要“快、準、好”,產床上,手術室里,突發狀況層出不窮,留給醫生思考和處理的時間往往極少。毫厘之間,事關兩條生命,必須膽大心細,當機立斷,因此她總是急匆匆的。但在2012年,黎箐終于慢了下來。

這一年,作為廣東省第26批醫療隊婦產科主任醫師,黎箐參加了中國對赤道幾內亞的援外工作,一去就是兩年。非洲的環境很艱苦,醫療條件落后,瘧疾頻發。因為貧窮,病人會反復使用同一套輸液器,整個醫院也沒有任何隔離防護措施。

黎箐住在只有四面墻、一張床,破破爛爛的小房子里,沒有空調,沒有網絡。出診無分日夜,但工具極度缺乏,能分配到的裝備只有一副手套、一副眼鏡和一件九塊錢的普通雨衣。黎箐每天忙碌在手術臺前,她的病人里,有超過三分之一是艾滋病患者。

一開始也有顧慮??謶旨膊∈侨伺c生俱來的本能,醫生并不例外。但這里的人民率真、誠懇,他們有著清澈的眼睛與純真的感情,對這群來自異國的醫生,每一個人都展現出發自心底的尊重。這片土地很貧瘠,語言不通,國籍不同,但醫患之間的信任足以驅散一切不安,黎箐被深深打動。

她開始慢下來,在踏實工作的間隙,細細感受生命的原始溫度,用力觸摸人與人之間的細膩情感。

“現在,我可以面帶微笑地接受艾滋病人的感謝了,用握手、貼面禮、擁抱的方式?!币粋€月后,黎箐在援非筆記里寫下這句話。救死扶傷的潔白澄明與華麗長袍里總有虱子的晦暗,在人生里認真交鋒,而她確定了答案。從此獲得了不起的成長,發自內心,延綿不絕。

 在黎箐看來,醫生與病人之間唯一的不公平在于,醫生可能記不住這么多病人,但病人會永遠記得幫助過自己的醫生。這是她視為珍寶的成就感。一天在路邊小店吃早餐,有個服務員特別熱情,端水倒茶,忙前忙后,滿臉笑容,黎箐沒有在意。結賬時,服務員跑到她跟前,說黎醫生,這個早餐我請客,我一直想謝你,我那時怎么也生不出來,大家都說沒辦法了,是你幫了我。黎箐既錯愕又感動,她接生過五湖四海的孕產婦,接生過一整個家族,也處理過數不清的危急病例,她記不住那么多了,但對患者而言,她就是唯一,是要記一輩子的恩人。這個早餐沒多少錢,但黎箐知道,它價值千金。

 手機號碼用了二十多年,從沒有換過,因為黎箐好多人找。問病情的,咨詢手術的,想再生一個小孩的,但更多的是曾經的患者,她們都變成了朋友。十年前差點難產的女生,發來雙胞胎兒子的近照,又長高了,陽光帥氣;曾在手術臺上害怕得不住顫抖的阿姨來說感謝,她記得黎醫生的手特別溫暖,在最無助的時候,是那雙手緊緊握住她,讓她安心;突發大出血差點丟了性命的姑娘快出院了,想告訴黎醫生,她恢復得很好。還有她的團隊,年輕人們時刻都在群里研究病例,探討最新的技術,每個人都想著為打造一個歡聲笑語的平安產區盡十二分力。黎箐都看在眼里。是這樣的,產科醫生,最希望在嬰兒明亮的啼哭與母親幸福的微笑里,找到職業的終極意義。

這天,黎箐結束了在醫院里長達20多個小時的輪值回到家,臨睡前看到新聞,說科學發達,未來有很多工種都將被人工智能代替,她笑了笑。她知道,等到明天醒來,無論世界又變成什么樣子,醫生們照樣會出現。在人類最脆弱的時刻,在生命需要受到保護的每一個白天和夜晚,這群穿著白大褂的守護者,永遠都在。

采訪、撰稿:佩佩

整理、編輯:宋潔

責審、策劃:陳永梅


免费AV亚洲国产在线_偷窥 亚洲 色 国产 日韩_超清厕所偷窥在线视频